大学教授创办中国好人网 鼓励人们做好事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谈方在教书之外,几乎用全部的精力去做一件与“教授”无关的事情:帮助生活陷入困境的好人,让他们获得好的回报。 (田建川/图)作者: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山南一名教授思想政治的高校老师,试图帮见义勇为者承担“做好事的风险”。他办了一个“好人网”,又成立了“搀扶老人基金”,只是希望让人们有勇气去扶起街边跌倒的老人。“你是中国人,看到老人摔倒了你就去扶。他要是讹你,我们给你提供援助,要是败诉了,我们替你赔偿!”兑现这则“撑腰体”是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谈方。2008年,这位主讲思想政治的教授牵头成立了“中国好人网”(以下简称“好人网”),并把“帮好人”作为自己和网站的理念。谈方在华南师范大学文科楼三楼角落里的教授工作室就是好人网的总部。狭小的办公室里放满了好人网的宣传资料,清瘦的谈方就在这里和志愿者们进行着他自称是“好人救助的事业”,52岁的他头发有些花白。三年里,好人网共帮助了五十多名做好事的“好人”。2011年3月,好人网又成立“搀扶老人基金”,谈方承诺要帮助搀扶老弱的“好人”,遇到官司,好人网组织公益律师援手,失败了,好人网替他赔偿。这一承诺让谈方迅速走到了媒体聚光灯下,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在彭宇案、小悦悦事件之后,拒绝冷漠成为社会主流吁求,“敢不敢扶摔倒的老弱”成为人们内心不断追索的问题。谈方的“好人网”应运而生。让好人有“后台”谈方说,遇到搀扶老人的诉讼,法院的审案逻辑几乎都是“不是你撞的为什么要去搀扶”,只求早日了结案件,而不用确凿的证据去断案,“对社会的杀伤力太大了”。浙江金华的小伙子吴俊东是好人网“搀扶老人基金”帮助的第四个人,他在网络上有一个别名叫做“金华版彭宇”。2010年11月23日,吴俊东开着父亲的三轮摩托车回家途中,超过一对老夫妇骑行的电动车。吴俊东回忆说,超车前他按了喇叭,然后就见到电动车朝路边去了一些,他就径直驶过了。“我走出20多米后,忽然听到有人大喊,回头看到电动车上的两个老人摔倒在地。”吴俊东赶紧停下车,跑回去将两位老人扶起。他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然而老夫妇却称是自己骑车撞倒了他们,并将吴俊东起诉至法院。在一审中,金华市婺城区法院认定吴俊东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应承担原告损失的70%,需赔偿69602.4元。2011年8月,金华中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万念俱灰的吴俊东经人提醒,在好人网的留言栏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希望得到帮助。谈方在看到留言后,便联系吴俊东索取了案件的相关材料,并在网络上搜索关于此案的报道。“开始看到的都是对吴俊东有利的材料,没法判断。”谈方说,后来他也搜到了一些举证吴俊东是肇事者的材料,求得平衡。通过和好人网公益律师团队分析,谈方觉得吴俊东可能受到冤屈,符合好人网“搀扶老人基金”帮扶的对象。在详细的问询中,谈方还得知吴俊东在一审结束后居然没有“吸取教训”,又在镇子的街上搀扶一名虚弱的孕妇去医院,他觉得应该帮这个“好人”!2011年11月29日,广东省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平领衔的好人网公益律师团一行5人来到金华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抗诉申请书,对金华市中院判定吴俊东负有责任运用的“高度盖然性”原则以及采信的证据都作出质疑。“高度盖然性是高度概率进行判断的一种方法,此案根本不适用。”朱永平介绍说,法院没有采信婺城区公安分局物证鉴定室检验报告作出的“未发现碰撞产生的痕迹”结论,而以“高度盖然性”做裁定是错误的。律师伙伴的专业意见给了谈方信心,同时也增加了他的忧虑。“类似案件频发背后,都是司法没有充当好人的最后一道屏障,把他们逼到悬崖边上。”谈方的父亲是一位老法官,对司法事务耳濡目染,在他的认识里“无证据,不断案”一直是一个底线。谈方说,遇到搀扶老人的诉讼,法院的审案逻辑几乎都是“不是你撞的为什么要去搀扶”,只求早日了结案件,而不用确凿的证据去断案,“对社会的杀伤力太大了”。他曾经调查过不少“好人”在受到这样不公正的对待后,变得不再对助人有热心。而他和好人网极力想做的就是,让好人有“后台”。在了解了吴俊东的情况之后,谈方对这个不安的小伙子承诺说:我们帮你打官司,输了,我们替你赔偿。错帮肇事者也值得他甚至还替国家想了好处:可以改善政府形象。见过了太多的好人,也有过太多感动。然而,通过调研谈方发现“好人们”并非都过得好。2008年6月,湖北宜昌葛洲坝电力公司的职工黄庆武在为汶川震区志愿运送教科书的过程中遭遇车祸。黄庆武右腿胫腓骨骨折,接受了接骨手术,花费2万元。车祸发生后,肇事车迅速逃逸。这位从事志愿服务已有七八年的工人,经常组织为白血病患儿募捐、帮聋哑学校购买校服、给孤儿过生日、环保徒步行、废旧电池回收等公益活动。即使在受伤休养期间,他仍通过网络和电话,为抑郁症患者做心理辅导。但由于缺乏有效治疗,黄庆武右腿萎缩严重,被鉴定为9级残疾。2006年10月3日,湖南省怀化市芷江侗族自治县土桥乡土桥村村民刘桂华从怀化市返回芷江县城遭遇车祸,先天残疾的他在危难之中连救12人。后经诊断他腰椎错位,胸椎骨折,肾脏大出血,因为抢救及时才得以保住性命。事后,他被评为“湖南省见义勇为先进个人”,但常年的疼痛和巨额医疗费使得他穷困潦倒。这些事情完全超出了谈方所信仰的“好人有好报”的观念,他决定要行动起来帮助好人。2008年5月19日,汶川地震全国哀悼首日,他自己出钱2万元办起了好人网,并接受来自民间的散捐和一些企业的捐赠,集中起来帮扶遇到困难的“好人”。谈方介绍说,黄庆武曾想向湖北省多个公益组织求助,但这些组织均表示没有相关志愿者伤病的救助,他只能自认倒霉。刘桂华也只是获得不多的奖金,相对于救治费用杯水车薪。2011年1月6日,重庆市忠县石宝镇秦岭村一组村民吴后祥帮邻居家灭火时被倒塌的墙体砸伤,导致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吴后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如今为治疗已经花去二十多万元,小女儿考上大学又需要一笔钱,家中已经山穷水尽。而他仅获得镇级“见义勇为先进个人”,奖金是200元。另外镇里为表示慰问,给了他11000元。“政府层面缺乏一个为好人消解风险的机制,这使得很多好人流血又流泪。”谈方认为保护好人是一项政府责任,让好人过得好,有尊严。然而现实却不是这样,吴后祥在数次向县政府申请“见义勇为”称号无果后,被当地官员讥讽说“又没得哪个叫你去救火”。好人帮人,而现在帮好人却成为一件迫切的事情。在救助好人的过程中,谈方也显得十分有策略,能不张扬就不张扬。此前,他在救助一位窘迫的见义勇为者时,当地感到难堪的官员就曾带话给他,“莫宣传这个”。“现在都是一些小范围个例的救助,我希望救助好人能变成普遍运作的国家行为。”感到势单力孤的谈方觉得,救助好人应该是国家的责任。甚至他还替国家想了好处:可以改善政府形象。在“搀扶老人基金”的行动上,谈方却显得异常高调。他组织了豪华的公益律师团,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抗辩书时还召开了记者发布会,甚至还准备高调回应法院对抗辩书作出的解释。“事情张扬之后,就搭在了社会的神经上了。”他觉得如果不更加张扬地回应法院的“有罪推定”,给予搀扶者安慰,社会损失的信义是不可估量的。在“好人网”上,有网友问他,“万一他(肇事者)根本不是好人,故意骗你呢?”谈方回答说:“帮错了,我们也在所不惜吧。留给社会的有温暖,这个超过了遗憾。”“我们会非常认真地分析还原事实,如果确实是肇事者,他有扶老人的行为就足够了,我们还是会帮。”谈方觉得虽然他不能掌握全部事实,断定谁是好人,但在事实之外,还有个更重要的价值。[网站备案]

kuaisube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