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移动利益链

第1页:寻呼业“商机”第2页:采购权交易第3页:沈力空吃饷第4页:“量身定做”被带进看守所后,沈长富反复对侦讯人员说:“沈力当时不知道……我想先安排好了再告诉他。”沈力(又名沈俊成)是沈长富之子。这个2003年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年轻人,凭借其父的关系网和审批权,很快开上了豪车,并娶重庆籍女星为妻。2011年10月10日,60岁的中国移动集团重庆有限公司(下称重庆移动)原董事长、总经理、党组书记沈长富在重庆市第五中级法院受审。检方指控,担任重庆移动“一把手”十多年的沈长富,涉嫌收受来自爱立信、华为等多家公司的贿赂3616万元。次日,因涉嫌与沈长富共同受贿1309万元,沈力在同一个法庭受审。虽被指控受贿3616万元,但沈长富主动交赃超过4000万元。目前,两案尚待一审宣判。沈长富父子成为电信巨头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下称中移动)在反腐风暴中倒下的又一对骨牌。在沈长富之前,中移动原党委书记张春江、人力资源部原总经理施万中和四川移动原董事长李华皆因受贿获刑死缓。其中,四川移动数据部原副总经理李向东出逃导致李华案发,其行贿人之一爱立信代理商毛节琦牵落沈长富。随着沈氏父子的落马,显现出一条寄生于重庆移动上的利益链。这条利益链的背景是中移动在国内庞大的移动通信市场中所占据的支配性地位。利益链一端,既包括老牌电信巨头西门子、爱立信,也涉及新崛起的中国企业,他们通过中间人,以巨额回扣获得电信大单;而中间人,除了掮客如代理商毛节琦外,还有沈力这样的“关系户”,直接成立公司将沈长富的权力变现;利益链顶端,则是移动公司高层制约不足的巨大权力。寻呼业“商机”中国电信行业在1998年前后经历了一轮政企分离的改革,1999年2月,国务院通过中国电信重组方案。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中国电信集团公司(下称中国电信)及中国卫星(8785975-6,股吧)通信集团公司相继挂牌。而在原中国电信移动通信资产总体剥离基础上组建的中移动,对其所在市场仍占有支配地位。沈长富,生于1951年5月,为四川垫江(1997年划归直辖市重庆)人,自1971年开始在重庆电信局工作,1989年6月升任四川省重庆市电信局无线通信分局副局长,三年后任分局局长。当时手机尚未出现,寻呼机业务方兴未艾。在政企不分的体制下,地方电信局及其分支机构承担了电信企业的角色,负责购买和销售寻呼机、设立无线寻呼台。沈长富成为手握实权的副局长后,权力变现的诱惑也纷至沓来。一是设备“回扣”。据检方指控,1990年至1998年,沈长富认识了金邦贸易公司总经理薛汉明,由后者的公司向重庆电信局供应寻呼机,每台给予沈长富回扣5元钱,后涨至每台10元钱。二是在收购公司时收取好处。1998年,重庆市电信局先后收购了薛汉明所设立的981无线寻呼台的股份和香港友邦电讯有限公司所控制的重庆奥斯通讯语声技术有限公司股份。在这次收购过程中,已担任重庆市电信局副局长的沈长富受托向谈判人员打招呼给对方“适当的价格”。为此,他获得被收购方百余万元贿款。[网站备案]

本文出自快速备案,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kuaisubeian.cc/7429.html

kuaisube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