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会电脑安装杀毒软件(反病毒产品吗?)他们用的是什么的

北京奥运会电脑安装杀毒软件(反病毒产品吗?)她们用的是什么的??奥运会都用了!肯定不会太差。我想看看她们使用的是什么的。我也使用一下?微点主动守势软件北京奥运会开解散式唯一指定防病毒产品瑞星!这个问题就复杂了啊你真是挺有心的啊是微点,先告诉你,这里有些你内幕的,他好在主动守势。在下面的报道中,以前的”某反病毒公司”变成了”瑞星”:更为恶劣的是,在未出具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电脑竟被在青天白日之下直接送到了竞争对手–瑞星软件公司那里著名反病毒专家刘旭怎么也没想到,他用时几年研制乐成的实现世界反病毒技术重大冲破的主动守势软件,在提倡走神州特色的自主创新之路、建立创新式国度的今天,竟然遭到种种阻挠.一年多来,产品一直无法上市,面临夭折的绝境.他个人以及一路做事业的人,更是备受摧残.履历11个月看守所生活生计的田亚葵,反而精神矍铄。马守敏 摄自主创新成就冲破刘旭是神州IT业响铛铛的人物。他原是神州科学院算术所高级工程师。1993年,受北京瑞星电脑科技开发公司老板的盛情邀请,他下海了,任瑞星公司的总工程师,后兼总经理。由其开发乐成的反病毒卡开创了计算机杀毒产品的先河,而后的瑞星杀毒软件不但荣获国度科技成果奖,还以单机产品占据海内市场60%左右的份额,一举把名不出名的瑞星公司,推到了海内杀毒软件市场霸主的地位。为此,他被誉为中关村软件“五杰”之一、神州杀毒软件市场旗手,并被国度八六三计划反计算机入侵和防病毒研究中心聘为特聘专家。企业界获此殊荣的,仅他一人罢了。2003年,刘旭离开了瑞星。短暂的调解之后,他成立了东方微点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把目标对准主动守势病毒产品。谈起研发初衷,刘旭说:“传统的计算机防病毒软件是在病毒发生后,分析提取这些病毒的数据,作为新病毒特征举行守势,用户必需按期升级杀毒软件,才能实现防病毒的目的。在互联网病毒传播速度快、范围大、危害强的当今,这种滞后的、过后的守势是过期药,只能起亡羊补牢的效用,不能适应信息发展的需要。”正因为如此,研发“主动式”防范病毒的技术势在必行,也成为了全球各大反病毒软件厂商的竞争重点。但由于技术难度大,世上还没有此类产品。经过几年的艰苦攻关,2005年初,刘旭和他的团队终于取得重大冲破:乐成地研发了“世上首次呈现的从根本上防止计算机病毒的软件产品”——微点主动守势软件,声请了6项国度专利。这种软件能根据病毒实行的侵害行为对其举行主动识别和捕捉,有用预防未知病毒的呈现,从而避免计算机被病毒感染。2005年7月中旬,科技部火把中心组织计算机专家对该软件举行了考察,出具考察意见:“该软件采用行为识别和特征识别技术,实现了对计算机病毒歹意攻击行为的主动守势,较好地解决了现有产品或系统以被动守势为主、识别未知攻击行为能力衰的缺陷,在技术上有较大创新。”专家们以为,该软件是防计算机病毒的一场伟大革命,是对已往杀毒软件的倾覆。此后,新华社、科技日报、光亮日报在头版头条公布了报道:“我国科学家冲破计算机反病毒技术——微点主动守势计算机病毒技术世界首创。”在科技日报、某部队全面安装使用后,微点主动守势软件发挥了很好的安全防护效用。科技日报的一个事恋职员兴奋地告诉记者:“好用得不得了!咱们的网管都快失业了!”产品上市遭遇阻挠按照公安部的规定,防病毒软件产品需要有销售容许证才能进入市场,而申领销售容许证该当提交处理产品检测结果陈诉和公安机关颁发的计算机病毒防治研究的备案证明。2005年6月21日,刘旭向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收集安全监察处(以下略称网监处)提出了备案声请。已有15年研发反病毒软件履历的刘旭知道,这只是个告知步伐,而非报批步伐,基本上都是第二天就完成了。没料到的是,厄运恰恰从此开始。网监处不仅不予备案,反而以“反病毒公司天资调查”、“未采取安全技术防范措施”为由,开始了对东方微点公司的调查,包括刘旭在内的公司管理、研发职员被多次传问,存有微点主动守势软件方案设计、源步伐等核心机密的数十台计算机被扣押。“从调查形式看,这些调查不像天资调查,却像刑事侦查。来的人不是产品管理科的,而是背法案件科的干警;询问从未涉及研发职员知识结构、技术配景、专利容许等有关反病毒天资问题,却问公司是否偷税漏税、是否盗取其他反病毒公司的病毒样本。”刘旭说。“更为恶劣的是,在未出具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电脑竟被在青天白日之下直接送到了竞争对手——瑞星软件公司那里。网监处还给国度病毒防治产品检测中心发公函,要求其对微点产品不予检测。”刘旭气愤地说。记者与国度病毒防治产品检测中心主任张健取得联系,张健承认网监处确实给其发过公函,内部实质意义是:东方微点公司有正在办理的背法案件,其产品检测先缓一缓。这一缓,就是近一年。刘旭说:“与此同时,网监处领导还给我‘指明’两条路:‘一是把公司卖给有实力、有配景的公司,二是不要在北京设立公司,搬回福建(原籍)。’”令她们更加不可思议的事还在后边。去年8月30日凌晨,网监处收押了公司负责后勤保障事情的副总经理田亚葵。理由是“有关嫌疑侵犯商业秘密罪、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有无幕后黑手恁地好的自主创新产品,命运为何如此多舛?刘旭分析说,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一重大科学研究成果对已往的杀毒软件产品来说,是倾覆性的“重创”,将会改变杀毒软件市场的格局。“我不怕否认自己已往的产品,但一些杀毒软件公司却怕我的新产品上市,从而影响到她们的商业利益。她们与主管部门勾结起来,采取封杀咱们的软件、打击咱们的公司的方式,阻碍科技创新和进步。”刘旭所说是否属实?记者经过艰难联系,试图采访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领导。被告知,采访必需与宣传部门联系。8月29日上午10时,记者把采访提纲发到宣传处。8月30日,记者电话催问,被告知:“耐心等待,到时候融会贯通知你。”但截至31日报纸付印,记者也没收到任何覆信。从北京市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可知,田亚葵案是这样定性的:田于2004年 1月21日19时许,在使用笔记本电脑与互联网连接的历程中,运行或激活“W32.Spybot.worm”、“[email protected]”、 “Download.Trojan”、“Downloader.Trojan”四种计算机病毒,致使与其使用统一路由器连接互联网的用户被感染上面所说的病毒,造成经济损失18万元。田又于2005年蒲月盗用瑞星公司的用户名、密码和密钥,从英国SOPHOS公司网站获取3万余个病毒样本,价值293万元。据刘旭介绍,这4种计算机病毒,根本没可能主动传播。而运行木马病毒,受害人只能是自己。商业秘密是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病毒样本根本不是商业秘密。全球有50多个国度与SOPHOS公司交换病毒,咱们也与的交情换,由研发部负责日常维护,田亚葵根本不管这事。“退一步说,即使我犯罪成立,与公司什么关系呢?凭什么不给公司的产品备案?”田亚葵质疑。而据北京媒体报道,网监处2005年&nbsp10月22日召开新闻公布会,宣布:“东方微点公司在世界首创主动守势病毒软件,打破了对于计算机病毒全世界只能被动守势的场合场面。但为研制这个软件,其在未采取物理隔断等安全技术措施的情况下,背规在互联网上下载、运行5000多种病毒,导致病毒传播到互联网上,对计算机收集安全造成严重危害。警方对该公司副总经理田亚葵执行拘系。这是全国首例有关嫌疑故意传播收集病毒案。”这就令人不解了:针对统一个案子,新闻公布融会贯通报的内部实质意义怎么和起诉书指控的内部实质意义不一样?记者请西安交通大学法学院经济法和信息安全方面的专家马民虎解释疑难。马教授说,防病毒产品的备案只是挂号一下,不需要严格审查核定。就警方指控的两项犯罪来说,侵犯商业秘密罪与反病毒产品无关。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如果是其起诉书指控的运行或激活那4种病毒情况,也与产品无关,应由田个人承担责任;如果是其新闻公布融会贯通报的未采取措施测试病毒情况,那么,直接责任人应该对这一不当行为负责,也与产品无关。是以,只要这个产品经检测确实能有用地守势病毒,就应该给其备案、销售容许证,让它上市。警方把产品本身与研发历程的不当行为混淆了。马教授强调,信息安全产业是我国的薄弱产业,是以是国度重点支持发展的产业。拷打审问原始创新机制当初,为了研发这个软件,刘旭自筹集资金金1000万元。软件研发乐成后,却迟迟不能上市。一年来,东方微点公司为此遭受了800多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在东方微点公司,记者看到,偌大的办公区域显得闲荡荡的。为了节省开支,大多数照明设备都没开启。公司副总郝建民对记者说:“若按计划发展,公司现在应该有200人,但现在公司还是初创时的40多人。这些人,可以说,都是神州软件业重量级的精英,她们去任何公司所得的报酬都不会低于微点。虽然如此,虽然公司一年来历经磨难,但她们始终不离不弃,因为她们相信公司。”“我把亲戚朋友那里能借的钱都借来了,把房子抵押在银行获得贷款160万元。我要保住我的研发团队,保住我的产品,但我的钱只能撑一两个月了。”面对记者的采访,刘旭忧心忡忡。虽然有异国公司提出购买该软件,其出的重价,“咱们这一辈子都吃不完、花不完”。但刘旭对峙不肯将自己的成果卖给国外厂商。他以为,这是神州人自己难得的原始创新。于是,这个研发软件的专家,只好一壁向亲友筹借资金维持公司运营,一壁四处奔波,到相关部门反映情况,追求支持和帮助,哪另有精力弄研发?而对于田亚葵来说,在被关押了近11个月后,今年7月28日,终于被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批准取保等候审问。他做梦都没想到,此生还会有在看守所度过的履历。不知他是如何熬过来的?不过,出乎记者意料的是,记者见到的田亚葵,并没有刚从“牢狱”出来的委靡,倒是精神矍铄、笑容满面。他说:“我做没做什么事,犯没犯罪,我自己太清楚了。我相信法律,所以我很坦然。还是刘总蒙受的压力更大。刚从看守所出来时,第一眼看到刘总,我吓了一大跳。刘总比我进去时憔悴、苍老多了!”刘旭以及东方微点公司的遭遇,得到了许多专家的关注和同情。原八六三信息安全技术发展战略研究专家组成员、国信办电子政务信息安总和系研究专家组副组长陈拂晓,专门致函有关部门领导:“面对关系到国度重大利益的科技成果濒临夭折,有着自主创新能力的科技英才可能遭到不测,我无法保持沉默。这个事件,是对我国保护原始创新机制的一次拷打审问。”“谁来为这耽误的一年时间负责?谁来保护原始创新?”陈拂晓痛心地说。据悉,全国工商联在获知刘旭以及东方微点公司的遭遇后,也专门过问。著名学者郎咸平也给予了言辞激烈的评论。“新产品上市咋那么难?微点主动守势软件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口,如果还上不了市的话,公司就无法‘挺’下去了。我本人也身心交瘁,究竟谁来保护自主创新?”刘旭的话听上去非常沉重。网友 概念:::::::唉!在神州这个法制国度,我不敢揭晓评论,以避免受到微点这样的遭遇!只能表示同情了!一个是套取了大量国度资金的汉芯,一个是被打压的刘旭。真是绝妙的对比!有些人就是在做着卖国的事却不自知。甚至有些部门也在做着这种犯下千古罪过的事。神州科技的未来因为她们至少会停滞几十年的发展。真不明白历史为何在她们眼里就是另外一个结论,中央集权确实很适合国情,但闭塞关口锁国呢?现在她们在闭着科技的关支持刘旭!!!!强烈谴责某些厂商的作法,卸磨杀驴!!!我准备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支持刘旭,那就是不再用某厂商的产品!!!!!!

本文出自快速备案,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kuaisubeian.cc/6777.html

kuaisube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