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 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本文出自快速备案,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kuaisubeian.cc/11015.html

 “如果A站填坑(更新视频资源)的速度跟得上换董事的速度就好了。”
  ——A站用户“Goki酱”
  近日,弹幕视频网站AcFun(A站)董事长兼CEO莫然因“公司频繁内斗”辞职的消息传出,而这距离莫然今年1月就任还不到8个月。这也是A站近6年的第三次更换CEO。
  
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据新浪游戏、凤凰网等报道,弹幕视频网站AcFun(A站)董事长兼CEO莫然近日向董事会辞去全部职务,A站董事会也已经同意莫然的辞职申请,并任命奥飞娱乐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李斌为任董事长,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
  
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作为国内弹幕视频网站鼻祖,A站喝了国内弹幕视频网站的“第一口汤”。但A站从九年前成立之初就动荡不断,管理层频繁更换也使运营长期混乱,使市场地位被老对手bilibili弹幕网(B站)超越。
  资本即动荡
  A站每次大换血的背后都有资本入局的身影。
  2010年的A站差一点儿就成了斗鱼。当时A站创始人Xilin以400万元将网站卖给了现任的斗鱼CEO陈少杰。陈少杰着手把A站整改成游戏视频网站,开始培养直播主播。但这一定位与资本方目标不符,陈少杰只能A站卖给后来的掌权者杨鑫淼。
  
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2014年A站拿到奥飞动漫投资,奥飞娱乐创始人兼董事长蔡东青、奥飞互动娱乐事业群CEO陈德荣成为A站大股东。自此,奥飞娱乐基本把握了网站发展方向控制。
  优酷土豆也2015年6月注资A站,此时A站CEO为孙旻。而仅仅7个月后,也就是今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6000万美元投资,CEO又从孙旻换成莫然。“大规模裁员和内斗”的传闻也从这时开始发酵。
  细数一下A站背后的资本力量,奥飞动漫、合一集团、优酷土豆、软银中国等都公司业务方向存在巨大差异,对A站发展诉求也不同。优酷土豆甚至是在起诉A站侵犯版权后,以获得A站18%股权的方式解决争执。
  
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融资方并没有给A站带来太多的资源,带来的只是无休止的管理层人事变动。
  难怪有网友调侃,A站这九年只做了两件事:孵化了斗鱼,创造了B站。和频繁融资的动作相比,它自身发展的确实乏善可陈。
  撕扯博弈的资本力量,朝令夕改的发展策略,加上人事内斗精力损耗,A站遗留下的正是它近年最受诟病的问题:定位不清、目标用户不明、内容单一。
  老对手的选择
  同样面临从社群到商业化的改革,A站的老对手bilibili弹幕网(B站)则显得从容得多。
  作为ACG(Animation、Comic、Game)文化的主要阵地,A站和B站在国内动漫爱好者的影响力几乎是垄断性的。A站抢占的发展先机,使其凝聚了最早的一批ACG爱好者,在发展初期拥有比B站更庞大的用户群。在积累了3年早期粉丝后,徐逸(网名⑨bishi)才创立了B站。
  而现在“战况”是,A站日均IP访问量约为369万,而B站达到966万。
  
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在商业化过程中,二者的商业化策略区别,使A站逐渐落后于商业化更彻底的B站。而作为粉丝集散地,A站又没有维持好粉丝的归属感。
  在分岔路踌躇,唯一的可能就是撞上路墩。
  
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B站从传统弹幕视频网站向多元化商业模式转变,直播、电商、旅行、时尚等方向的内容都运营虽然都有着“试水”性质,但都较为成功。
  今年3月和杜蕾斯合作的“50对男女试用杜蕾斯安全套”直播虽然被认为是杜蕾斯的营销失败,但对B站来说,这类话题推广吸引了跨越ACG圈的关注度。
  
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相比之下,A站坚持更加传统二次元文化社区建设,内容也高度集中在ACG圈爱好者的交流上。本来精准的粉丝定位也是一条出路,但A站的管理能力低下,使高度依赖用户的社区论坛建设模式难以为继。
  忽视用户
  首先是内容审核问题。A站用户想投稿就需要经过审核,但通过审核的有一定难度,而最让用户觉得失望的是,用户在站内的知名度越低,审核通过的难度越高。很多用户都一致反映过这个对新用户不友好的现象,但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
  
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A站用户“殒殁”在知乎吐槽到:“有的人先于那些老用户投稿,猴子(指审查员)不给过,可是人家老用户一投就过。这也是在文章区被吐槽很多次了。发个有意思的文章让大家看看,还得是猴子的熟人才行?这什么混账道理?”
  而审核时间长度的不确定(1~4天),也迫使一大批A站UP主转向B站。
  对移动端的忽视也是A站沉沦的主要原因。除了审核繁琐不公之外,用户在A站讨论区吐槽最多的就是的手机客户端打开速度慢、播放器崩溃、频繁黑屏的问题。
  
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网友“Goki酱”是“双站党”(同时用A站和B的站用户),她接受爱范儿采访时说:“点击量过大的热门内容出现崩溃难免,B站手机客户端也经常出现崩溃。但如果说B站是季节性崩溃,那么A站手机客户端就是运气好才不崩溃。”
  
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据2016年《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5年12月,我国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为90.1%,使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上网的比例分别为67.6%、38.7%、31.5%。
  移动端早就成为用户主要的互联网接入方式,对于方便碎片时间浏览的视频网站更是如此。但用户持续反映的移动端体验差的问题,似乎一直传不到A站管理者耳中。
  小结
  养殖场要得到大量羊毛,有两种办法:一是把大量羊圈进来,别管它是绵羊、山羊还是喜羊羊;二是把产毛量大的一小批羊圈起来,好吃好喝侍候着,然后狠狠剪羊毛。
  B站正在摸索着第一种办法,努力把羊圈修大点;A站正在使用第二种办法,但还在得罪羊们而不自知。
  
差点成为斗鱼的A站,为什么落得完败B站?

  就算做不到B站全情拥抱商业化的多元,改走小而美的路线,维护好圈内粉丝的忠诚,也A站的出路。A站和B站的鼻祖,日本第一个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也在以这个模式运行着,当然niconico还利用日本的ACG土壤开展很多的线下粉丝交流活动。
  只是,A站管理层似乎还在为屁股下的座位鏖战不已,没有太多功夫考虑这些。

kuaisubeian